大热天里写功课和大热天里喝冰果汁?

你可以继续生活,
你可以谈恋爱,你可以开车兜风,
但你一定要把那故事放在心上,
那个你还没想出来的故事,让他有最多的资源,
让他和你一起生活。
一起经历你那奇妙有趣让人羡慕的生活经验,
一起长大,一起变厉害,
一起让人印象深刻。
这里要分享一个我个人发想的习惯,注意,只是习惯,不代表必然法则。

我喜欢在听对方 brief 的时候就开始思考,许多案子甚至在 brief 的当下,对方话都还没讲完,我就想好了。比方说,「假柏斯篇」就是这样,在业务伙伴还在说明活动办法中会送 iPad 时,我就插嘴说,我们就让一个神似贾伯斯的「假柏斯」在发表会上说明送 iPad,后来这有趣的想法,也确实就这样提案、这样执行、这样上片了。

如果你把工作当成是工作,你一定会像做暑假作业一样,只想晚点开始早点结束,通常那就是暑假结束的前一天,也因此你的作品就会像作业一样,只是交差了事,只是把格子填满了,灵魂是空虚的。

可是如果你把它当作暑假的实体本身,就是玩乐,就是享受,你应该会迫不及待想开始,甚至偷偷开始。就像大热天里偷喝冰箱里的果汁,你不会想拖到最后,你会想时时来一口,你会想好好的坐在椅子上,享受这炎炎酷暑里,让你打从心底舒服畅快的美好时光。

大热天里写功课和大热天里喝冰果汁,就是作业和作品的距离。

而最后产出的甜度差距,也会是这样。

很多人以为我想很快,其实不是,那是因为我平常就在想了(虽然大多是胡思乱想),还没接到工作就开始工作。创意人的工作和生活是无法分开的,你的生活就是一场精采的工作,你的工作更是因为你试着精采的生活。当你选择成为讲故事的人,你就得无时无刻寻求故事,尊敬故事,把每个故事都捡拾起来擦乾净,放在口袋里。当然,有时会捡到狗屎,但你不怕臭,就有机会捡到黄金,而且别人眼里的狗屎,还是有可能在你手里成为黄金呀。成语所谓的「点屎成金」就是这样来的。

当你随时都在思考,你的作品在培养皿里的时间比别人长,可能就有机会长得比较强壮。

许多人以为我喜欢偷懒,整天看起来都在玩。一下子跑步,一下子去二手书店瞎晃,一下子跑去看球赛,或者趁着大家上班时跑去小村庄小旅行,再不然就是找小孩子打篮球,就算球友年纪都可以当我的小孩。明明有重大的提案,却四处晃荡,好像不太负责任,事实上,看起来不像,但我一直在想,我一直在为我想提出的故事争取时间,争取最多的日照角度,争取最多的养分。

我是相信努力的,我不是天才型的创意人,我倾向一直想一直想,因为你想愈多,愈有机会想到好的。就如同寻找一位奥运选手,在十个里找一个和在十万个里找一个来代表你们国家,绝对有差别。故事若是王,也有大王小王的差别,你有没有给自己充分的时间,找到并培养出万世君王?

假如你只是要应付,赶快弄出个东西来,赶快交卷,那你的答案一定是你原来就知道的答案、你本来就会的答案,你不会去挖掘,你无法给世界新的答案,你更无法创造新的趣味。

你花时间在什幺上面,你就会成为什幺专才。花时间在看脸书上,你就会是看脸书的专才(注意,是「看」不是「经营」,只是看脸书并不会让你成为经营粉丝社团的专家,不要骗你妈妈),花时间在运动上,你就会更懂运动;花时间在讲故事上面,久而久之,你就是个好的说书人。

我去睡觉,不代表我没有在想,我会让自己在梦里想,在软垫上做核心运动想,在煮咖啡时想,我会很有耐心地一直想到最后的最后,想到 deadline 前,才跳到电脑前,把想法整理出来。

把所有的时间留给你在想的故事。你可以继续生活,你可以谈恋爱,你可以开车兜风,但你一定要把那故事放在心上,那个你还没想出来的故事,让他有最多的资源,让他和你一起生活,一起经历你那奇妙有趣让人羡慕的生活经验,一起长大,一起变厉害,一起让人印象深刻。

而这当然需要你比别人费更多心力,你不是真的跑去玩,你是在找寻东西。而且说真的,你自己一定知道你是不是偷懒,当你偷懒,你错过的不是一个作品而已,你错过的是你的人生,因为你的作品代表你,你的作品如何,就呈现你是怎样的一个人。

我真心鼓励你不要只是写暑假作业,而是认真的延长你的暑假。真心的爱你的作品就像爱暑假一样,让你的暑假成为你的作品,让作品和你一起在时间的最后的最后,登场。

更棒的是,每个工作都这样,那你不就有过不完的暑假?

想东西不是在学校上课,谁说要乖乖坐好?

我自己要是规规矩矩坐在办公室,一整天下来,唯一做到的事,就是规规矩矩坐好而已。

我有很棒的产出,那天一定是和有趣的人聊天,一定是在书店里看了完全和议题不相关的书,一定是做了个汗水淋漓畅快无比的运动,甚至,有时是被老婆好好念上一念。

不要把想东西当作是很特别的事,但要特别把想东西当作生活的习惯。就像你有刷牙的习惯,也就是不管你今天过得好不好,你都可以好好刷牙,你也都能够想出好故事。小时候还在当小文案时,就听说 Saatchi & Saatchi(上奇广告)的创意总监,可以在嘈杂无比的英国酒吧里,在一个个醉汉之间想出惊人的创意。那时听了这故事,只觉得要留心醉汉,对方可能都是大创意总监。后来长大了点才明白,讲故事不是一个多幺高高在上的事业,它应该是一个习惯,而这习惯,就该在真实无比的世界里生活,并能够随时拿出来与人分享。

长大后,我和师父薛瑞昌在一片以台语喊着台湾拳的海产摊里,在啤酒碰杯声和大火热炒时独有的铁锅翻炒声中,写出左岸咖啡馆的 slogan「人,是巴黎最美的风景」,并不轻鬆,因为我们讨论好些日子;但也并不清高,因为我们在真实的世界里,用脑力拚搏着,就跟身旁的生猛海鲜一样,肉质扎实,味道鲜美,也跟身旁的人们一样,没有低俗高下之分,只有真心。